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教学科研 - 教科研信息
发表日期:2012年5月3日 编辑: 有5319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外教眼中的外国语教师

外教访谈录之外教眼中的外国语教师

 

采访:齐长珍 杨培培 张晓丽 王世超

 

    【访谈前言】

走进外国语的校园,看到爱岗敬业的老师们,一位满头金发却精神抖擞的美国老太太和另一位秃顶却幽默风趣的白胡子老头总能吸引你更多的注意力,他们就是我们学校的美籍口语教师PollyBlair

Polly虽年岁已高,但她的敬业精神和人格魅力,以及轻松的授课方式、丰富的教学内容、风趣的教学语言,赢得了所有老师和同学们的尊重与喜爱。她以口语练习为主,兼顾日常生活、文化背景以及英语教学方法的介绍和指导,每天同学们和她Face to Face(真情对对碰),教材情景再现,编演英语校园剧,与美国的笔友书信交流,给同学们营造了一个纯英语的学习环境。

Blair的体态语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是个活泼开朗的“美国老男孩儿”,喜欢跳舞和玩音乐,对中文很痴迷,每天都让我们教他一两句汉语,他一旦学会了,一定会自我创造机会“学以致用”。我们便开玩笑说,他是我们最好的学生之一。平日里,学生都叫他“老布”,他的汉语水平提高的那么快,让我们十分惊讶!

他们的博学与亲和力深深打动了我们,使我们明白了原来教英语可以如此有趣。他们都是很有才华和耐心的老师,把我们引进了一个英语的天堂,的确大饱眼福!外教善于合作、沟通,认真完成教学任务,因材施教,课堂气氛活跃,这更是值得我们中国教师学习的地方。学校领导、老师和同学们对他们的评价极高,我们从这两位外籍教师身上学习到了很多优秀的品质,却不知道PollyBlair对我校的老师们是怎样评价的呢?我们就多方面的问题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访谈纪要】

在一个春意盎然的周六早晨,微风徐徐吹来,带有少许凉意,但阳光和煦,温暖的洒在每个人身上,爱美的女士们早已脱下了厚厚的羽绒服,换上了轻便的春装,神情也特别的清爽。虽是加班,我们每个人却神采奕奕,按时如约前来,到达外教办公室。外教不喜欢迟到的人,他们比我们来得更早,看到我们,脸上顷刻间绽放出灿烂的微笑,仿佛我们彼此早已心领神会,预见今天又会共同开启一次愉快的心灵之旅。

这是一个普通的办公室,却俨然是一个中国与美国文化的“博物馆”,京剧脸谱、凤冠龙袍、美国风西部牛仔帽、各种类型的立体挂图、拨动指针时可以显示时间的钟表模型、套在手上可以活灵活现动起来的多种可爱玩偶、卓别林式风格的胡子、手杖、鞋子等,各式各样新奇又有趣的道具都一一陈列其中,真可谓精妙绝伦!想见他们被应用于课堂教学,学生也会如我们一样大开眼界。目瞪口呆之余,我们暗暗感叹和称奇,他们是从哪里淘到这些宝贝的呢?作为中国人,我们不禁为美籍外教的中国文化情结而深深打动。

相互问好之后,我们便开始了今天的话题:

 

张晓丽:Polly,您到我们学校已经三年啦,看到您现在跟学生、老师们在一起其乐融融,想来您已经完全融入到我们之中了。您还记得刚到学校时的情形吗?

 

PollyOh,第一次来外国语的经历确实让我难忘,那天不仅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还因为时差问题感觉整个人都要垮掉啦!不过刚一下飞机就看到外国语的老师们漂亮的鲜花和温暖的笑容,使我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美丽的校园。走进校园就碰到几个英语老师,她们竟然能用地道流利的英语热情地跟我打招呼,着实让我惊讶了一番——自己心里在想原来中国本土的教师口语这么好啊!

还记得第一天到达学校时,Jason Shaw(邵军)就非常友好地邀请我参加学校特别为我们外籍教师准备的晚宴,使初来乍到的我感到非常的亲切和兴奋,旅途的劳累一扫而光。

还记得一位英文名叫Honey郇新红的女老师,不仅英语说的好,还非常热心,她带我熟悉临淄这个城市,甚至帮我找好了理发店和干洗店等,她跟我一样都喜欢跳舞。随后我又结识了一位音乐老师,她经常邀请我去参加她的舞蹈班,观看她和学生们精心编排的优美舞蹈。哦,那音乐和舞蹈真是棒极了,于是我深深地爱上了这所学校,爱上了这里的老师们。

(聊起这样的话题,Polly显得非常兴奋。)

 

齐长珍:Polly老师,谢谢您对学校如此评价。您那么大年龄了,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支持我们的教学工作,能和您一起工作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学校的教师大多数都很年轻,您对我们的年轻教师印象如何?

 

Polly我认为学校的年轻教师们很有朝气和活力而且他们组成了一个阳光健康的团队。他们为人处世谦和有礼、乐于助人。他们不仅在备课、社会关系处理等各个方面帮助我,还经常帮我解决很多生活中实际的问题,经常带我游览临淄城的各个角落。

今年初一级部的Kelly(耿伟华)就非常热心,经常带我参加各种活动,帮我通过网络选购我寄给美国朋友们的礼物。还有,每当我的电脑出现问题的时候,微机组和蔼可亲的高琳秀老师总是面带微笑、不厌其烦地为我解决问题,每当我们俩语言上不能沟通的时候,我办公室的邻居——初二英语组——也就是今天在座的各位:Jennifer(齐长珍)Lisa(张晓丽)Teresa(王世超)Peggie(杨培培),任何时候,只要你们没有课,总是很开心地来充当翻译的角色。课余时间,你们也是有求必应,经常帮我准备教具,购买生活必需品,带我品尝地方特色小吃……亲爱的孩子们,我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很多时候让我有宾至如归之感。

Polly露出慈祥的笑容,缓慢地起身,与我们一个个真诚地拥抱。

Oh,还有我上课的时候经常需要拍视频或照片,以与我美国的同事作交流教研,音乐组的帅小伙张志刚老师擅长摄影,不管他多忙,每次我找他时,他总是欣然应允,让我觉得特别开心。我美国的同事曾多次夸奖他的摄影技术好,说你们学校竟然有这么才华横溢的音乐教师,真了不起!

 

(这时,看得出Blair也很赞同Polly的看法,频频点头,脸上现出他一贯的夸张的赞许的笑容。)

Blair还有体育组的那帮可爱的和姑娘小伙子们,经常为我们办公室和公寓楼上做换水等搬运重物的体力活。你知道,我们年龄都有点大了。每当他们干这些的时候,他们对我们友善有嘉,还能与我们用简单地用英语交流,有时我感觉他们就是我自己的孩子,特别亲切。

 

Polly:是的是的,尤其是与我合作的英语老师们曾经给予我很多的帮助。初一新生刚开始上课的时候,他们总是跟随我上课,帮助我在最短时间内能和学生顺利地交流。Aaron(王亮)口语特别纯正,为人正直善良,每当我们遇到生活、工作甚至是两国往返等问题,都由他来帮我们协调解决,除了“可爱”我想不出另外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你知道,他是除了上帝以外对我们最有用的人了。

那些年轻漂亮的英语老师们,我需要的资料他们经常帮我整理。JenniferKellyLisaTeresaPeggie等老师经常陪我外出复印资料,我生病的时候他们嘘寒问暖、帮忙买药。周末的时候他们请我到家里或饭店吃饭,节日的时候他们很多人送给我有中国特色的礼物,我把其中大部分带回美国,深受亲戚朋友、同事和学生们的交口称赞,他们都很羡慕我有在咱们学校从教的经历,在我这种年纪我觉得非常自豪。艺术节的时候英语老师以及音体美组的帅哥美女老师们主动邀请我和他们一起排练歌舞,我们在一起增进了友谊,培育了感情,我因此而觉得在中国的日子特别开心,这是我一生中非常宝贵的经历。

 

Blair:对我而言当然也是一样的,在中国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我很珍惜,家人朋友也很放心我在这儿工作。中国教师饮食健康爱好广泛多才多艺特别是工作非常敬业。在美国,教师在校时间的就是8小时,但我们的老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班里跟学生在一起。每一个初中或高中老师都会给大约200个学生上课,你知道,那意味着考试时会批阅好多试卷。当然或许美国老师不会给学生布置那么多的书面作业,也就不会像中国老师那样给学生修改那么多的练习题,这一点上中国老师很辛苦,每天办公桌上都摆满了一堆一堆的作业,据我所知,很多老师因为常年劳累患上了颈椎及腰椎疾病,我很替他们的身体担忧。

我也看到,中国的老师们,上课只占他们工作量中很少的一部分比重,除了上课,他们进行各种级别的交流学习并记录笔记心得、参加讲课比赛、进行教学改革实践并撰写教育论文、浏览学科网站下载可用资料、制作授课课件、定期进行教研、拟定测试试题、编写校本课程、开设丰富多彩的第二课堂、组织各种比赛或演出、进行艺术与体育项目的训练、每学期固定的家长会至少三次、每天跟发生不同状况的学生以及家长谈话、上放学期间的校门口值班、进行宿舍管理以及餐厅就餐秩序维持,进行防火、防震等安全疏散演练,还要迎接各种检查,和学生一起进行卫生扫除工作……Oh,太多了!真是事无巨细,他们从早晨睁开眼踏入校门开始,就像陀螺一样不停的转啊转,及至晚上回家,还要经常接到家长的电话,有时连吃饭都会被打断多次,有的老师跟我说他们在睡觉做梦时还经常跟学生“斗智斗勇”! Blair瞪大眼睛,手在空中比划着,语速越来越快,最后做出瘫在椅子上的滑稽动作,翻着白眼,伸出舌头,还用英语音调发出“我挂了”的汉语句子,估计是刚跟学生学会的吧。——他总能令我们捧腹大笑。Oh,my God(我的上帝呀)!我头都要炸了!他们在工作上的付出真的让我佩服之至,你们明白吗?

 

Polly:对呀,对呀,老师们真的太辛苦了!只有置身其中,才能感受到他们的恪尽职守与兢兢业业!不当教师的人也许永远也体会不到吧。而且,我还有一个体会:在美国,我们每天不需要爬那么多的楼梯,因为大部分学校都是只有一层,最多两层。我们的家和公寓楼也没有那么高。(说到这儿,Polly打开相册,让我们翻看关于美国学校和他家公寓的照片。你知道,我年龄大了,爬楼梯让我气喘嘘嘘,很费体力。在饮食文化上,中国和美国也有很大不同,我们吃更多肉食,水果和蔬菜较少。

 

齐长珍:是啊,两国的学校区别还真是蛮大的。不过老师们的敬业精神好像都一样啊,刚才你们举了那多年轻教师的例子,听到你们对年轻教师赞誉有加,我们也感到自豪,甚至还有些骄傲!你们知道,我们学校也有一些像你们这样的老教师,接下来你们能否谈谈在这几年的相处中,哪些老教师给你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呢?

 

Polly:嗯,说实在话,也很多。

举一个例子说吧,赵玥老师是教政治的,已年过50岁,但穿着讲究,打扮入时,关键是精神矍铄,擅长读书研究。所教班级成绩优异不说,还多才多艺,歌唱得动听,舞跳得更棒,交谊舞、韵律操、民族舞、扇子舞等样样精通。她的可爱之处更在于乐于助人,每当学校艺术节来临,她都会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热心帮同事排练精彩的节目,被领导老师们视为“校园艺术家”。我觉得一个优秀的老师就应该像她那样,工作认真负责,业余生活丰富多彩,从教生涯桃李满天下,同时不断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在美国,这样的老师也是我们学习的典范。有几次我跟赵玥老师去了中国的老年大学,看到了更多像她那样的退休工人和干部,他们学习中国书法、山水画,吹箫,弹琴,下棋以及学习各种球类,那里就是他们的另一个精神家园,可以学到书本上学不到的生活知识、传统文化等,既陶冶了情操,又培养了个人的兴趣爱好。他们的生活充实,开心快乐,在工作和家庭生活之余能有这般的闲情雅致,这是我所欣赏的,也希望每一位老师都能拥有这样的生活情怀和艺术修养。中国人常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那么,他们也一定会教出更优秀的学生。

 

Blair:对,我也特别欣赏赵玥老师,她50多岁了,还像我一样有活力说到这儿,这位活泼可爱的老男孩拍拍胸脯,竖起大拇指,哈哈大笑,以示幽默),每次看见她在台上和年轻人一起翩翩起舞,我都兴奋地想冲上台去跟她一起舞蹈,即便是在台下,我也聚精会神地比划着学个一招半式。下次在校园里碰见她时,我就扭给她看,每每此时她也特别开心,也朝我竖起大拇指,还连连夸我说“Goodgood, very good”。中国老教师,了不起!要是她会说更多英文就好了,说不定周末我还能跟她学会更多中国舞蹈呢!

 

齐长珍:谢谢你们的倾心交谈和对我们学校新老教师的首肯!你们谈到的细节真让我们感动,赵玥、刘连和、胡慧敏等的老教师也是我们从教生涯的楷模。看来在中国的日子你们也有很多感动的情节啊!

 

Polly:当然,太多啦!比如说,与音美组的老师们度过的节日也让我感动和难忘。应该是20091225,我和他们一起过了我在中国的第一个圣诞节,好像是在他们的办公室。他们也是第一次过圣诞节,每一个人都高兴极了!我为他们拿去早已经准备好的圣诞帽,每个人一顶,他们大概是由于第一次戴这种帽子,都去照镜子,开心得像小孩子,呵呵,我也是啊!我们播放音乐——《铃儿响叮当》的旋律响起,我们就一起跳起舞来,边跳边唱。我的年纪是他们的两倍甚至三倍,但是我们一起唱歌跳舞时丝毫没有感觉到年龄的差距,我唱英文他们唱中文,但是我们的歌声却融到了一起,无国界的快乐你知道吗,很美很美,回味悠长。

次年,2010年圣诞节的时候,很有艺术才华的刘云勉老师也送给我了圣诞礼物,是她刚刚画的一幅油画,看起来她还有些忐忑,可能怕我不喜欢。其实我喜欢极了,可以说爱不释手,虽然她不能完全听懂我的话。要知道那是她亲手完成的画作,我把她邀请到我的住处,与她共同欣赏了一些工艺品及一些友人送给我的中国画,告诉她我会珍藏这些宝贵的礼物,还要带回美国与亲戚朋友共赏,然后我们一起留影纪念。

后来,20119月我从美国回来,特意为刘云勉老师带了一本美术立体书,打开看的时候,书里面的昆虫都会一个个站起来,特别生动,有蝴蝶、蝗虫、螳螂等等。因为我在上学期听了她的一节公开课,是教学生做立体贺卡的,所以带这本书给她,希望帮她在教学中找到更多的灵感。看得出她真的惊喜又感动,紧紧得拥抱我。我想她会是更有才华的美术老师,一定是的!

 

张晓丽:再次感谢你送给刘云勉老师的礼物!Polly,Blair,你们跟我们聊了这么多与老师之间发生的故事,我们都听得不亦乐乎啦!那不知道您在与外国语教师合作教学的过程中,有哪些令你记忆深刻的瞬间?

 

Polly:当然有啦,有好多老师的优良品格深深的打动了我。

首先,外国语的英语老师们对我们都非常热情,所以我喜欢邀请他们去家里做客,亲手给他们做美式食品,交流中西方餐桌礼仪和饮食文化,有时也让他们通过Skype(网络视频聊天工具)同我的家人聊天,就连我姐姐也多次称赞中国的英语老师们不仅人长得漂亮,英语说得很棒,还非常阳光自信,勤奋好学。

在讲到老师们对Polly的帮助时,Polly多次用到了“everything”这个词,足以见的我们英语老师们已经给Polly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说到勤奋,曹媛媛老师给了我很深刻的印象。正如你们大家看到的那样,她是一个勤于学习、聪明伶俐的美女教师,她大学时所学的专业是生物,生物教学做得得心应手,深受学生欢迎。每当课间,我经常看见她的身旁围绕着众多喜笑颜开的孩子们。可是她给我印象更深的是,虽不是英语教师,但她的英语口语却也超乎寻常的好,词汇量也很大,不亚于中国的英语老师们。她平日里喜欢跟我交谈,有时陪我外出购物,给我帮了很多忙,曾经共同度过很多愉快的时光。后来我知道由于她的男朋友去美国读研究生了,所以她也正在利用业余时间苦学英语,准备考IELTS(雅思考试,全称INTERNATIONAL ENGLISH LANGUAGE TESTING SYSTEM,国际英语水平测试系统,主要测试要在英语国家学习或生活的考生的语言能力)TOEFLThe Test of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简称TOEFL,是由美国教育测验服务社(ETS)举办的英语能力考试,全名为“检定非英语为母语者的英语能力考试”,中文音译为“托福”),也准备到国外去深造呢!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听说今年春天她已经到我的祖国美国去了,真的为她感到高兴,我暑假回国探亲的时候说不定会见到这位可爱的女孩子了!噢,真有些期待假期快点到来!

还有,听说外国语学校的教师中不乏像媛媛这种志向远大又朴实上进的年轻人,这样的孩子让我感到能在异国他乡身处这样积极上进的团体中欣慰而自豪!

编者按:曹媛媛老师已经于201111月顺利考入美国芝加哥的大学攻读研究生学位。)

 

Blair:嗯,教师就应该拥有选择自己生活的勇气,我觉得选择生活不是活着的一种状态,而是一种精神,一种昂扬积极的斗志,一种幸福快乐的感觉。记得美国小说家杰克伦敦有这样一句名言:“The function of man is not to exist, but to live.(人应有的功能是生活,而不是生存。)媛媛代表的是一种积极的生活状态,让我们能够体会青春是动态的,生命是活跃的。当然,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生活当作一场比赛,每时每刻都在拼命,生活也是要享受、要快乐的,但是享受的方式是可以选择的。另一位智者也曾经说过:“There is great difference between happily achieving and achieving to be happy.(在快乐地实现目标与实现目标是为了快乐之间有巨大的差别。)”所以我选择的是前者,是在快乐中充实完善自己,在学习忙碌中体会快乐的感觉,人最庆幸的事情莫过于需要做的事情正是自己热爱的事情,做老师的工作对我来讲就是这样的感觉。我看到很多中国老师也是这样的,希望每个人都是。

 

张晓丽:超级赞同,我就是这样的,杰克伦敦的“The function of man is not to exist, but to live.”是我的座右铭,从上大学开始一直激励着我。从跟你们的谈话中发现您对我们学校的老师评价很高。我们也一直没有机会去美国,不知道美国的教师与我们中国教师在哪些方面会有些不同呢?

 

Polly:哦,谈到不同,我觉得中国的教师非常勤劳、认真!特别对于每一项作业都精心批改,这是作为一名教师最专业的素养。而且我常常为学生和老师之间的那种融洽的关系而感动,这也是令我非常羡慕的,有时在教室你就感觉就像在一个大家庭里面。在外国语学校,老师一般都是随着学生逐级往上跟,所以你们之间有多年的感情累积,然而这在美国几乎不会存在,因为每个老师每年都会教不同的学生,所以很难建立让大家羡慕的师生情谊。

 

Blair:而且,在外国语的每个教室都配备了最先进的多媒体以及电子白板设备,很多电子产品都被充分利用到了教学过程中,所以对于这些电子设备如何充分应用到教学中,是我们美国教师和中国教师都需要学习的。我认为,对于教师来说灵活应变的能力与应用教学设备的能力同等重要,我们都应该做善于学习的新型教师。

 

Polly:对呀,所以我希望中国的老师应该把课上得更“疯”一些。我觉得作为一名教师,本身不一定具有很高的表演能力,但起码我们应尽力,尽量创设真实的情境来帮助学生进行学习。在每天的教学中,都能给学生一些感动和快乐,比如为了让学生准确理解词语的意思,我们可以让自己一下子突然跳起来,将嗓门提高八度故意模仿故事中人物的语音语调,也可以放下教师的架子,进行滑稽的形象的表演Polly一边说着一边示范起来)。这样教授的知识内容才会让人过目不忘,在实际应用中也可以信手拈来。总之,在教学中你们可以尝试着去创设一些灵活的有效方式,让学生去发掘并体验学习的乐趣,让学生们轻轻松松地学习,给沉重的教育体制减减压,我想,有时候中国孩子的书面作业太多了。

 

Blair:对,我们除了运用多媒体、挂图等教具作为载体,其实更应该明白,学习是全身器官共同协作的过程,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可以使本来呆板的单词、句子变得富有情趣,化机械记忆为形象记忆,使学生印象深刻。我们应该把每一节课都当成一个新的舞台,每节课都要尽量多地运用肢体语言精心演出(我就经常用我的手势和大肚子给孩子们表演各种各样的场景,Blair高挑着眉毛,拍着肚子,发自肺腑地爽朗地大笑起来)。这一点你们中国英语教师还得多向我们学习,你们认为呢?

还有,我们可以通过下列方式创造学生喜爱的情境:通过多种形式肯定学生的提问,比如面部表情、肢体动作以及充满赞赏的话语,尊重学生的不同见解;赏识学生的独创思维,只要学生有一点新思想、新发现,就表扬和鼓励他们,让他们感受自己的价值以及被别人赏识的正向情感,注意在实践中满足学生的“成功欲”。学生答对问题时,常说:“Good job Ok. That's a good point. Thank you干得好!不错。这真是一个独特的观点,感谢你的精彩发言!)”这样,每个学生都可品尝成功的喜悦和成就感,从而情趣大振,热情倍增。一旦学生出了差错,不要埋怨、训斥或责怪,教师应注意纠正学生错误的技巧,保护学生的积极性不受挫折,常说:“Good try(这也是不错的尝试!)”这是我们的一些做法,希望对你们有所借鉴!

 

王世超:当然当然,每次跟你们交谈,我们都受益匪浅。哦,说到课堂,我觉得两位的课堂气氛真令我们羡慕嫉妒恨,一上你们的课,孩子们都情绪高涨,激情飞扬,这是我们需要学习和正在努力的方向呢。你们也听过好多中国老师的课,请问你们怎么看待我们的英语课堂呢?

 

Polly:嗯,你们太谦虚了!其实,咱们学校的英语老师都是一等一最棒的,你们的口语更是没得说,发音纯正、语调柔和,你们的课堂同样受到学生们的欢迎,很多孩子都跟我说英语是他们最爱的科目。正是我们的共同教研与合作教学,我们和孩子们之间的交流才没有任何障碍,这就如一剂润滑剂,使得我的工作和生活都异常开心。还记得吗?去年圣诞节时,我们互送礼物,我收到的礼物真是太多了,同事的送的,学生送的,家里、办公室里全都是,都快没地儿放了。其中我最喜欢的是一套上面有精美的京剧脸谱的茶具,是你们初二英语组在精品店花了整整一下午的功夫为我挑选的。

还有,去年农历新年前夕,我准备回国,又收到了许多精美的礼物,Linda送的一幅中国画富贵牡丹图,知道吗?竟然是她丈夫的妈妈画的!我真觉得跟名家的作品没有什么区别。Teresa送来一套秦始皇陵兵马俑,是她去陕西旅游时特意为我挑选的!还有Lisa送我非常漂亮的披肩,波西米亚风情,颜色和款式都很合我的心意。Oh,还有“小城故事”品牌的红围巾!记得那天特别冷,天上飘着雪沫,打到脸上感觉生疼,天气预报说零下14度,但我感觉温度应该更低。我在走廊上给孩子们进行期末口语测试,坐的时间久了,浑身冰凉,学生都说我的鼻子就像红萝卜,感觉就要冻僵了。这时,Jennifer向我走来,送给我一条鲜红的长毛围巾,我立刻围在脖子上,正好那天我带着圣诞帽,学生说我就是活脱脱一个圣诞老人了!Jennifer真是雪中送炭,我身上和心中同样暖意融融!围巾是她的老公去上海出差时带回来的。真的,你们都像女儿一样贴心,回美国时我把感受讲给儿子听时,他都嫉妒了!

后来,我多次请与我合作的老师们到我的住处吃饭,每次我们都通过skype与我的姐姐、姐姐的女儿和外甥,还有我美国的学生们愉快地交流,还合影留念。——你们知道,我喜欢拍照留影。——岁月带走了很多东西,但照片总能让我感觉那些美好的经历就发生在昨天。还记得Jennifer请我到她家去做客,我们一起包饺子,有肉馅的,还有素三鲜馅儿的,韭菜、木耳和鸡蛋。我品尝到了正宗的中国传统美食。

至于你们的课堂,我也很欣赏,那简直是一个知识的海洋,老师们上课时都非常有节奏,学生上课秩序井然,老师们驾驭课堂能力非常强,这个肯定是和他们平常的训练有素与精心备课分不开的吧。为了不让孩子们在课堂中走神,老师们都习惯了讲课时在同学们之间来回地穿梭巡视,及时发现问题,并有针对性地给予个别指导。

 

王世超:两位,看你们说得这么有默契,感觉你们之间的合作已经达到了非常好的程度。Blair,您觉得教育教学工作中教师之间的合作重要吗?我们学校的老师在这方面做得如何?

 

Blair:事实上,中国老师们的合作体现在各个方面。我经常接触美术和音乐组的老师们,他们的合作意识非常好,这个合作意识直接关系到学校的教学工作。据我所知,学校的老师都是集体备课的,每人都会把自己的教学经验和心得与大家分享,并进行新老教师“结对子”活动,就是年轻老师和有经验的老师相互听课、评课,这是非常有特点的。而且我和Polly在与中国英语教师教学之间也是时时合作的,各方面都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种合作意识和行为继续坚持下去,中国人不是常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吗?Blair使劲的眨眼,又一次炫耀他的汉语水平,脸上现出得意的神情)相信我们会做的更好!(他伸出拳头与我们对击——他通常以此动作来表示胜利或目标达成。)

 

王世超:对,我们也用“众人拾柴火焰高”或者“众人划桨开大船”来表述同样的意思,抽空我再教你吧,Blair?不过现在我们来谈谈我们都感兴趣的艺术节吧,我想到了每年学校的艺术节你们都会跟我校的教师一起表演精彩的节目给大家,而且艺术节上你们跟孩子也是师生同乐。不知道我们组织的节目您中,哪些是你们最喜欢的?美国的学校如何组织艺术节?

 

Polly:这个我先说吧!知道吗?我非常喜欢学校组织的系列特色活动,拿英语演讲比赛来说,无论是每年的“希望之星”还是学校自己组织的每年一度的演讲比赛,我都觉得其乐无穷。我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辅导他们的语音,帮他们找寻语感,培养他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他们的可塑性是很强的,甚至有些超乎我的想象。每天中午或周末,他们来到我的办公室,一个个演讲,我亲自为他们每个人录音,让他们在课余时间反复模仿,他们的进步的确非常快哦,经常会让我感到惊喜!

至于每年的艺术节,特别是元旦联欢,那真是个大盛会,吹拉弹唱,载歌载舞,甚至还有中国传统的戏曲节目——特别是Linda张坤老师)唱的一段中国戏曲,至于什么名字我还真是不知道,只看着那传统戏装特别的耀眼,呵呵,我也忍不住试穿,感受了一下那肥肥大大的长袍。我每年都有节目,和孩子一起唱歌跳舞,演过音乐之声、西部牛仔等,教老师学生们一起跳美国的民族舞蹈。每次的节目我都拍了照片或视频,留作纪念并把它们寄回到我的祖国。我想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Blair:当然,美国的学校也会轮流举办艺术节、演讲比赛,还有展览。每个班级会把孩子们的作品张贴到固定的位置,比如教室的前面还有走廊上,有时候我们在晚上办展览,家长们被邀请到学校参观,社区里的俱乐部有时候也会承办一些展览和比赛之类的活动。

总的来说,中国的比赛和美国的比赛非常相似,这些活动面向全体同学,不参加的学生也可到比赛现场观看,而且是免费观看哦。晋级的选手有机会参加更高一级的比赛。所有的获奖者都有奖品,这是一样的。

除了艺术节比赛之外,在美国还有科技比赛,例如,数学竞赛、拼字比赛、物理竞赛及音乐创作比赛等。这些赛事都先在自己学校进行,各个学校推选出优秀的选手参加更高一级的比赛,学校之间的竞赛,各个州之间的竞赛,大家都很重视,这是成长中重要的环节和经历,就是这样,是吧,和孩子们一起成长,我们也一样激动和欣慰。

 

齐长珍:太对了,我的感受也是如此,教师总是感动着学生的感动,幸福着学生的幸福。感谢你们,由于你们的到来,我们觉得离美国更近了。两国关于艺术节的活动,可以说各有千秋,我想以后我们可以互相借鉴,各取其长。另外,我们学校的老师除了多才多艺,其实他们也非常善于学习,做到教学相长,对于这方面您是否了解?

 

Polly我觉得中国的教师在上班的时候挺努力的。我不太清楚他们上课是否能提高他们自己,但是他们先周备课非常认真,查阅很多资料,英语老师们除了看他们手头的参考书,还经常到我这儿来借用资料,包括挂图、原版英语歌曲、动画视频以及我从美国带来的英语杂志和报纸等等。我还看到一些老师非常努力地学习他们专业以外的的书籍,主动放弃假期和周末休息时间,坚持听大学教授上课,然后自学。我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考试,总之他们非常努力,让我非常钦佩。

编者按:Polly说的是部分老师利用假期进行的心理咨询师学习。)

像我前面说到的曹媛媛老师就是那样的,还有很多非英语专业的老师,他们也能与我用英语交流。记得有一次我外出,在235路公交车上遇上了教语文的刘静老师。

那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那天,我在235路公交车上。一位长发的年轻女士看见我与我热情地打招呼,我很高兴她尝试用英语与与我交谈,你知道,周末我基本都是孤独的。

Where are you come from?”她问。

America.”我回答说。

Where are you going?

Shopping.

几句简单的对话使我们俩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告诉她要去东泰广场购物,我喜欢购物。后来,我们逐渐熟悉起来。

一会儿,一位中年妇女面露难色跟她交谈,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后来年轻女士用并不流利的英语解释说,那个妇女没带零钱,没法付坐车的一元钱了,而她自己正好没有了,她不好意思向我表示歉意,说中年妇女问我是否有零钱,开始我不明白,看了她的手势,最后我终于听懂了,从钱包里将零钱掏出来,换给了中年妇女,她连忙表示感谢,还说这外国老太太太仁慈了。我很高兴能为她排忧解难。

时间过的太快了,马上就到站了,最后我向她告别,她告诉我她也是老师,而且和我是一所学校的语文老师,叫刘静,我有点吃惊。从那以后,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齐长珍:嗯,刘静老师教语文的,竟然还和您顺利地交流,我们也为她感到自豪,相信多数非英语科任老师都有能和你们日常交流的能力,只是有些人不敢尝试而已。刚才我们谈了很多有关老师们善于学习提高的话题,那您觉得在教育教学中,中国老师敬业爱生吗?请谈一下具体表现好吗?

 

Polly当然,中国老师非常敬业,热爱他们自己的学生,他们对学生要求也很严格,这本身就是一种最高尚的爱。他们不光爱自己的学生,而且经常通过多种形式的主题活动教育教会学生从小要有爱心,爱父母、爱老师、爱学校,并培养他们强烈的民族情感。去年Linda(张坤)的“感恩”主题班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学生们发言积极,各抒己见,在老师的引导下体验感动,很多都留下了泪水,收获了感恩。事后无论是在家还是在校都有了很大的转变,在我的课堂上也时时能感受到,他们在作文中写我是他们“慈祥的奶奶”,必须“倍加尊重和爱戴”。

我想这与一个学校的校园文化与集体的人文关怀是分不开的。我发现校长也很关心自己的员工,每当一个教师的工作、家庭或身体等方面遇到困难或发生疾病的时候,校领导总是第一时间了解情况,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与支持。

正如我们大家都知道的那样,爱是教育的前提,教育对于中国很重要,嗯,当然,教育对全世界都很重要。

 

Blair:对,教育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我有一个建议:中国的教师,应该学会更多地赞美。因为学生就像荷叶上的露珠,虽晶莹透亮,但容易破碎。做为教师要关爱他们的成长,要用欣赏的眼光关注他们一点一滴的进步,用真诚的语言去赞美他们的每一点成功。唯有赞美,才可以点燃学生心中的火把,使其扬起自信的风帆。所以中国的教师,在深爱学生的同时,有一点要向美国老师学习,就是要用恰当的方式让学生明白和感受到老师的赞美。说到底,赞美就是一种赏识教育,是一种感情投资,是催人奋发向上、积极进取的“爱”的教育。

我们应该爱每一个学生,对待学生如同自己。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对学生总是不停地鼓励:“Good Job You can do it!”(很棒!你能做到!)在鼓励下,学生才会完成一个又一个自己本以为不能够完成的任务。其实我们很清楚每个学生水平能力之间的差异,但是我们老师并不能够以此为界限去认定一个人,而是应该从不同的角度去发现他们的优点,不断地鼓励学生去挑战超越自我。课后,老师也应该和学生打成一片,我曾经邀请过我的学生去我的公寓做饭吃,并且与学生一起出游。我觉得这样可以营造更亲近的氛围,而学生会更加轻松自在地练习他们的口语,同时也是以一种不一样的方式去了解彼此。

 

齐长珍:嗯,我曾经读过一个故事《赞美是暗室中的蜡烛》,说的就是各个道理。感谢你们敞开心扉坦诚的交流,我们一定会采纳你们的建议,再接再励!接下来咱们换个轻松的话题吧!工作的日子自然都是紧张和忙碌的,看到你们周末的时候经常外出旅游放松自己,能谈谈美国的教师如何休假吗?他们通常有什么样的计划?可以对我校教师如何休假给出一些建议吗?

 

Polly像所有的美国人一样,美国的教师对于他们的假期往往都有很多规划。有的人热衷于旅游,有的人带全家去野外露营,有的人去异国或异地拜访亲友。实际上所有的美国家庭都有私家车,有的家庭还不止一辆,或者还有房车,所以在周末或者假期,外出旅游几乎成了所有所有美国家庭的必修课,实际上,每个美国家庭都喜欢旅游。但是,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喜欢待在家里,在自家花园里享受读书的悠远和宁静,或者和家人共度的时光,或者和朋友相聚开一个大型或小型的情意盎然的party。那都可以使我们远离工作的劳累和压力,放松心情,感受生活的美好。

当然,很多时候待在家里很大的原因取决于汽油的价格和经济景气不景气。许多老师会利用假期时间进行深造,借此时机提高自己,得到更高的学位以取得更高的薪金。很多老师都会有一份第二职业,比如做家教,第二职业也可能完全不同于执教,比如写书。

由于美国和中国的社会文化迥然不同,所以我不能准确建议中国的老师如何更好的利用好假期时间。另外,年龄的不同,很大程度上也会影响不同人的不同喜好。我喜欢看电视,阅读,我已经72岁了。年轻的老师们可能会喜欢做运动,出门旅行,野餐,或者看一些演出等等。中国的教师情形应该也是这样吧?

 

Polly体贴的给我们端来了咖啡。“说了这么久,渴了吧?来尝尝我做的咖啡吧。哦,还有果冻,也尝尝看。”呵呵,自己做的果冻,可不用担心工业明胶了。我们看着这个可爱的老人家亲自做的草莓果冻,都忍不住咬了一口。“真好吃,谢谢哦。”我们几个都笑着说。

这时,从窗外走过了几个大约十七八岁的高中生。Polly问道:“咱们不是初中吗,怎么会经常看到一些年龄似乎不是初中生的大孩子呢?难道我们还有高中部吗?”】

 

杨培培:哦,那倒不是。那些孩子是从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他们难忘母校和曾经给他们上课的老师们,所以一有机会就经常回母校探望老师, 师生感情非常融洽。我猜,在美国也有这样的情况吧?

 

Polly:那是当然的哦。当学生们回来拜访老师的时候,我想世界各地的老师们都会在这个时刻觉得高兴和感动的。要知道在我们的心里,总有一个特殊的位置留给我们的学生。当学生们回来看望我们,向我们诉说他们的敬意,感激我们的时候,我们总觉得欣慰和感动。

我曾经在60年代教过5个年级。我教的第一个班里有四个学生的孩子找到了我。这些学生的孩子那时候都十岁了。我们一起在加利福尼亚的海滩边快乐地度过了一周的时光。学生们在和我分开将近50年的时候又能找到我,和我在一起,他们是那么高兴。他们都有着很棒的职业和美好的家庭。我真为他们感到激动和自豪。

当你看到长大了的学生的时候,可能你都不能一下子认出他们来,而当经过仔细辨认之后,接踵而来的是和学生不断地拥抱、拥抱、拥抱和满怀喜悦的泪水。

 

杨培培:能和学生还有他的家人在一起继续一段师生的缘分,真是让人羡慕呢!想想看,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我都不敢想象我的学生以后当家长的情形。说起家长,我们学校的老师们和学生家长都有密切联系。不知道在你的国家,你们是不是也时常和家长们联系,以此交流学生的表现呢?

 

Polly:我并不清楚“家长——学生——老师”这样的联系。我只是遇见过很少的家长,他们都很友善。我曾经和家长还有学生一起吃过晚饭,那位家长后来写过一封很长的信来评价我的教学。我感到非常荣幸。而且我把这封信裱了框,挂在我的家中时时提醒自己认真对待每一位学生。

(附该信的内容与图片,信中叫John的男孩是2010级的路昀睿同学)

Hello Polly,

    I’m John’s mother, I have heard you since my son came to Foreign Language School. He likes you very much. He often tells me lots of things about you. For example, you often play games with them (and) often send chocolates to them. Especially your magic suitcase, etc. All the things take unlimited interesting to John. He tells me you often call him “John, John,…” outside the classroom, haha, he feels it very interesting and likes it very much.

So, I know you are a good teacher and responsibility teacher. In this English competition, you make the English CD for them. And teach them carefully. As John’s parents, we are all thanks for you.

My English is limited, if the words are incorrect, please forgive me.

Best regards.

John’s mother: Huaying Guan

 

在美国,有家长委员会或者援助者俱乐部。在这些机构里,家长和老师们可以互相帮助,使得学校向着尽可能好的方向发展。老师会和家长一起举办例会讨论关于学生的行为表现以及如何取得更好的成绩。每年那里都会有一个重回学校的项目,老师们会告诉家长学校该学年将会需要什么样的公开课程,在这门公开课结束的时候,会展出学生的作品。所有的公开课都会在晚上授课,这样就方便了白天上班的家长能够下班后再来。也有许多俱乐部会在晚上到学校的教学楼里开会,一些家长会免费提供一些教育课程。

 

杨培培:呵呵,真有意思。看来中美教育在某些方面还真是很不一样呢。对了,据我所知,中美家庭教育的方式也有很多不同。比如,相对来说,美国孩子更加独立,更具创新思维,而中国孩子独立性相对较差。您觉得我们中老师应该如何与家长更好的合作,使这种现象得以改善呢?

 

Polly:在我看来,东西方文化的不同,是导致家庭教育方式不同的根本原因。中国文化看重团队合作和团聚。美国文化看起来更看重独立性。比如说吧,我们年龄大了之后不会和我们的孩子住在一起,而且我们也不希望和他们住在一起。但是在中国,家庭和集体密不可分的生活被人们珍视。在美国我们有如此多的不同的民族,我们常常到处搬家。我很惊讶地发现,很多中国学生从上幼儿园开始认识的朋友能够互相陪伴着一同上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并且上完大学之后会返回他们的家乡,在家乡结婚生子,并且一直生活下去。

我们美国的孩子,在他们成年之后会搬出家门并且到处搬家。我现在就在中国工作、生活,过去我曾经在阿拉斯加和内华达也执教过,我们属于一种迁移文化。但是我的儿子看起来愿意呆在他长大的城市,在那里成家立业。也或许,你们的孩子们将来会比现在更想到处搬迁。谁能知道呢,迁移文化和落叶归根的习惯各有长处吧。

 

杨培培:嗯,我也这么觉得。迁移文化能扩展人们的视野,增加人们的见识。中国古代有名的徽商、晋商,都是在不断地迁移过程中增长了见识,他们的后代也都从自己的长辈那里学到了好多知识。但是,现在有很多国外的老华侨,他们已经功成名就,但是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他们总是愈近暮年愈感觉孤独,想要回家,回到自己从童年起就熟悉的地方。有一首歌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叫做《故乡的云》:“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漂泊。”

 

Polly: 这首歌很好听,你唱的也很好。

 

杨培培:呵呵,谢谢。我忽然想起来另外一件和家长有关的事情。美国有家长委员会吗?我们学校是有家长委员会的,您了解我们学校的家长委员会吗?

 

Polly:嗯,我听说过。但是我不是很了解你们的家长委员会是什么样的。要知道,在美国,从小学到大学,每个学校都会有家长委员会。一些家长委员会很正式。也有一些很随意。这些组织有很多的冠名,比如PTAPAS、家长志愿者俱乐部、校友联盟。它们的作用都是让学校更安全,让学院更强大,让孩子们有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大部分的组织都会募集捐款来投资一些课程,比如野外郊游、电脑实验室扩建、图书馆和操场的建设,还有帮助经济有困难的学生。还有一些投资用来完善教室里建设,给孩子们提供阅读资料,或者用来举办聚会或庆祝会。

老师们和其他全体成员在这些协会里都是平等的。他们会给学院和所有的学校社团提供专业技术和专门的知识。

 

    【访谈手记】

这次访谈中, PollyBlair对外国语教师的诸多赞许,我们感到非常荣幸。除了知识,最大的收获是心态更积极了,看问题有种乐观、向上的精神。已经72岁的Lady(女士)和58岁的Gentleman(绅士),无论是和我们聊天还是在课堂上都时时保持着激情,其实这就是对于教育的一种执着,学生有了激情的参与,才有认知的渴望,才有表达的欲望,才有智慧的灵动,才会引发深深的感悟和独特的体验。正是她激情的教学,我们才有了对知识的渴求,对自己所教的学科有了更深的热爱。德国教育家第斯多惠说:“教学的艺术不在于传授的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鼓舞。”没有激情怎么唤醒沉睡的人,没有激情怎么能鼓舞人呢?只有激情才能产生激情。

在外教面前,我们觉得自己的人格不时地受到责问:我是否是名合格的教师?我是否爱着我的工作?我是否爱着我的学生们?教师是我的职业还是我的事业?……这一系列问题拷问着我们的心。

不同的色彩构成了缤纷的世界,不同风格的外教给外国语增添了别样的精彩。“You and me are from one worldwe are family.(你和我来自同一个世界,我们共有一个家。)”学生与外教有着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肤色,但彼此有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渴望交流,渴望相互学习,渴望共享快乐。我们的外教Blair说:“每天早晨我们会面临两种选择去度过未来的一天。那就是Positive attitude and negative attitude(积极的态度和消极的态度)。”所以,我们每天都接受的动力是“I can do it You can do it We can do it!(我可以做到!你可以做到!我们都可以做到!)”我们做老师的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路在脚下延伸,外教和我们携手向前!让我们把真诚的爱奉献给学生,奉献给教育事业,把爱的阳光撒遍学校的每个角落,用炽热的心和热情的双手,共同托起明天的太阳!

  

 

 

张晓丽:在与外国语教师合作教学的过程中,中国老师们什么品格最打动你?

 

Polly:外国语的英语老师们对我们都非常的热情,所以我非常喜欢邀请我的同事们去家里做客,亲手给他们做美式食品,交流中西方餐桌礼仪和饮食文化,有时也让他们通过Skype同我的姐姐聊天, 就连我姐姐也多次称赞中国的英语老师们不仅人长的漂亮,英语说的好,还非常的阳光自信,勤奋好学。

(在讲到老师们对Polly的帮助时,Polly多次用到了“everything”这个词,足以见得我们英语老师们已经给Polly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说到勤奋,曹媛媛老师给了我很深刻的印象。正如你们大家看到的那样,她是一个勤于学习、聪明伶俐的美女教师,她大学时所学的专业是生物,生物教师做的一级棒,深受学生欢迎。每当课间,我经常看见她的身旁围绕着众多喜笑颜开的孩子们。可是她给我印象更深的是,虽不是英语教师,但她的英语口语一级棒,词汇量也很大,不亚于中国的英语老师们。她平日里喜欢跟我交谈,有时陪我外出购物,给我帮了很多忙,曾经共同度过很多愉快的时光。后来我知道由于她的男朋友去美国读研究生了,所以她也正在利用业余时间苦学英语,准备考雅思和托福,也准备到美国去深造呢!很长时间没见到她了,听说今年春天他已经到我的祖国美国去了,真的为她感到高兴,我暑假回国探亲的时候说不定会见到这位可爱的女孩子了!噢,真有些期待假期快点到来!

还有,听说外国语学校的教师中不乏像媛媛这种志向远大又朴实上进的年轻人,这样的孩子让我感到能在异国他乡身处这样积极上进的团体中欣慰而自豪!

 

Blair:我觉得选择生活不是活着的一种状态,而是一种精神,一种昂扬积极的斗志,一种幸福和快乐的感觉。记得美国小说家杰克伦敦有这样著名的一句话:“The function of man is not to exist, but to live.”这是一种积极的生活状态,让我们能够体会青春是动态的,生命是活跃的。当然,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生活当作一场比赛,每时每刻都在拼命,生活也是要享受的要快乐的,但是享受的方式是可以选择的。“There is great difference between happily achieving and achieving to be happy.”所以我选择的是前者,是在快乐中充实完善自己,在学习忙碌中体会快乐的感觉,人最庆幸的事情莫过于需要做的事情正是自己热爱的事情,做老师的工作就是这样的感觉。 我看到很多中国老师是这样的,希望每个人都是。

 

 

张晓丽:与你们国家的教师相比,我校的教师哪些方面做得比较成功?

哪些方面还有欠缺需要我们去努力?

 

Polly:外国语的教师都非常努力认真工作,特别对于每一项作业都精心批改,这是作为一名教师最专业的素养。而且你总能对学生们和老师们之前那种融洽的师生关系而感动,而且这也是令我非常羡慕的。有时在教室你就感觉在一个大家庭里面,老师一般都是随着学生一级一级的往上升,所以他们之间可以有多年的感情,然而在这美国几乎不会存在,因为每个老师每年都会教不同的学生,所以很难建立让大家羡慕的师生情。

 

Blair:在外国语的每个教室都配备了最先进的电子白板设备,很多电子产品都参与到了教学活动中,所以对于这些电子设备如何充分应用到教学中是我们美国教师和中国教师都需要学习的。对于教师来说灵活应变的能力,善于学习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Polly:我希望中国的老师们应该把课上的轻松些,不要那么严肃和沉重。我觉得作为一名教师,本身不一定具有很高的表演能力,但起码我们能尽力,尽量创设真实的情景来帮助学生进行学习。在每天的教学中,都能让学生一些感动和快乐,比如为了让学生准确理解词语的意思,我们可以让自己一下子突然跳起来,将嗓门提高八度故意模仿故事中的人物的语音语调,也可以放下教师的架子而进行滑稽的情境表演。这样教授的知识内容才会让人过目而不忘,在实际应用中也可以信手拈来。总之,在教学中你们可以尝试着去创设一些其他的灵活的有效方法,让学生们去发现并体会学习的乐趣,让学生们去轻轻松松学习,给沉重的教育体制减减压,中国孩子的书面作业太多了。

 

Blair:对,我们除了运用多媒体、图片等教具作为载体,其实更应该明白,学习是全身器官共同协作的过程,一个手势,使各个呆板的单词、句子变得富有情趣,化机械记忆为形象记忆,学生印象深刻。我们应该把每一节课都当成一个舞台,每节课都要尽量多的运用肢体语言,精心表演。这一点是中国老师的弱项,你们过于严肃和枯燥。

我们可以通过下列方式创造学生喜爱的环境:通过多种形式肯定学生的提问,比如,面部表情、手势动作以及充满赞赏的话语,尊重学生的不同见解;赏识学生的独创。只要学生有一点新思想、新发现,就表扬和鼓励他们,让他们看到自己的价值,注意在实践中满足学生的“成功欲”。 学生答对问题时,常说:“Good? job Ok. That's a good point. Thank you”。这样,每个学生都可品尝成功的喜悦和成就感。从而情趣大振,热情倍增。一旦学生出了差错,不要埋怨训斥、责怪,注意纠正错误的技巧,保护学生的积极性不受挫折,常说:“Good try 。” 这是我们的一些做法,应该对你们有所借鉴吧?

 

 

王世超:在课堂教学方面,中国英语教师的口语如何?课堂组织的优势在哪里?请举出您熟悉的教师的例子说明,并给出建议。

 

Polly:正如预料之中的事情,我们的英语老师都是一等一最棒的老师,他们的口语更是没得说,发音纯正,语调柔和,我们之间的交流没有任何的障碍,这就如一剂润滑剂,使得我的工作和生活都异常的开心。过圣诞节,我们互送礼物,我还记得去年我收到的是一套中国脸谱的茶具。我把它带回美国,拿给美国的孩子们看。去年农历新年我准备回国,又收到了精美的礼物,张坤老师送的一幅中国画富贵牡丹图,王世超老师送来一套秦始皇陵兵马俑。

2010级孩子刚刚入学的时候,我给孩子们上课,我们的英语老师都随堂听课,怕我和孩子们之间的沟通存在障碍,这可是帮了我很大的忙啊。

后来,我请和我合作的老师们到我的住处吃饭,通过skype联系上了我的姐姐和我的第一个学生,老师们就和她们愉快的交流,我们并合影留念。还记得齐长珍老师请我到她家去做客,我们一起包饺子,素三鲜馅儿的,有韭菜,木耳,和鸡蛋。那次我品尝到了正宗的中国传统美食。

至于他们的课堂,那简直是一个知识的海洋,老师们都非常有节奏,这个肯定是和他们平常的精心备课分不开的吧,为了不让孩子们在课堂中走神,老师们都习惯了在同学们之间来回的走动巡视,及时发现问题,并给与个别的指导。

 

Blair:我觉得有些中国老师现在采用的教学模式还是“填鸭式”教学,教师为了完成教学任务,把知识在规定的时间内传授给学生,教师的教学成绩只有通过学生的笔试成绩来体现。

我想你们更应该遵循循序渐进的教学方法。应该把每一节课设计得到位,能很轻松地把学生引入到所要学习的课题。比如为了锻炼学生的口语能力,先使用简单的词汇和句子结构,只要求学生能够对简单的英语指令作出正确的反应。然后才会使用一般疑问句、选择疑问句和特殊疑问句进行提问,要求学生用一两个单词或短语回答问题。这样,在鼓励学生大胆会话的同时,也锻炼了学生的英语听说能力。慢慢地,再采用How起首的特殊疑问句提问,要求学生用短语或完整的句子作解释,表达自己的意见。这种循序渐进的教学方法,好象创造了一个与孩子学习第一语言相近的环境。

这才是科学而有效的,不是吗?

 

王世超:我们学校每年都有艺术节,你们也参与了,师生同乐,我们的什么节目你们最感兴趣?

对比你们的艺术节,我们老师和学生还应做那些努力?

 

Polly:我简直太喜欢每年的演讲比赛了,无论是每年的“希望之星”还是学校自己组织的每年一度的英语演讲比赛,都充满了乐趣。我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辅导他们的语音,培养他们的创造能力,想象能力。他们的可塑性是很强的,甚至有些超乎我的想象。每天中午,他们来到我的办公室,一个一个地演讲,我亲自为他们每人录音,让他们在课余时间反复模仿,他们的进步的确非常快哦,经常会让我感到惊喜!

至于每年的艺术节,特别是元旦联欢,那真是个大联欢,载歌载舞,中国传统的戏曲,张坤老师唱的一段中国戏曲,至于什么名字我还真是不知道,只看着那衣服特别的耀眼,呵呵,我也穿了一下,感受了一下,肥肥大大的长袍。我每年都有节目,和孩子一起跳舞,有“音乐之声”等等,和老师们一起跳美国民族的舞蹈。每次的节目我都拍了照片,留作纪念并把它们寄到我的祖国。我想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Blair:美国的学校也会轮流举办艺术节,演讲比赛,还有展览。每个班级会把孩子们的作品张贴到固定的位置,比如教室的前面还有走廊上,有时候我们在晚上办展览,家长们被邀请到学校参观,社区里的俱乐部有时候也会承办一些展览和比赛之类的活动。

总的来说,中国的比赛和美国的比赛非常的相似,这些活动面向全体同学,不参加的学生也可到比赛现场观看,而且是免费观看哦。晋级的选手有机会参加更高一级的比赛。所有的获奖者都有奖品,这是一样的。

除了艺术节比赛之外,在美国还有科技比赛,例如,数学竞赛,拼写比赛,物理竞赛及音乐比赛。这些赛事都现在自己学校进行,各个学校推选出优秀的选手参加更高一级的比赛,学校之间的竞赛,各个州之间的竞赛,就是这样的。

 

王世超:你觉得教育教学工作中教师合作重要吗?我们学校的老师做得如何?

 

Polly:事实上,中国老师们的合作体现在各个方面。我经常接触美术和音乐组的老师们,他们的合作意识非常好,这个合作意识直接关系到学校的教学工作。据我所知,学校的老师们都是集体备课的,每人都会把自己的教学经验和大家分享,并进行结对子活动,就是年轻老师和有经验的老师相互听课,评课,这是非常有特点的。

 

 

齐长珍:你觉得我校的老师善于学习吗?你知道哪些老师做的更好?

 

Polly我不是非常了解。我觉得中国的教师在上班的时候挺努力的。我不太清楚他们上课是否能提高他们自己,但是他们提前备课非常认真,查阅很多资料,英语老师们除了看他们手头的参考书,还经常到我这儿来借用资料,包括挂图、原版英语歌曲、动画视频、我从美国带来的英语杂志和报纸等等。我还看到一些老师非常努力的学习他们专业以外的的书籍,假期放弃休息,坚持在学校上课,我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考试,总之他们非常努力,让我非常钦佩。(据我们猜测应该是心理咨询师的考试以及年轻教师准备的公务员、事业单位的招生考试等。)

 

像我前面说到的曹媛媛老师就是那样的,还有很多非英语专业的老师,他们也能与我用英语交流。记得有一次我外出,在235路公交车上遇上了教语文的刘静老师。

那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那天,我在235路公交车上。一位长发的年轻女士看见我与我热情的打招呼,我很高兴她尝试用英语与与我交谈,你知道,周末我基本都是孤独的。

Where are you come from?”她问。

America.”我回答说。

Where are you going?

Shopping.

几句简单的对话使我们俩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告诉她要去东泰广场购物,我喜欢购物。后来,我们逐渐熟悉起来。

一会儿,一位中年妇女面露难色跟她交谈,我不知道他们再说什么,后来女士用并不流利的英语解释说,那个妇女没带零钱,她自己也没有了,她不好意思向我表示歉意,说中年妇女问我是否有零钱,开始我不明白,看了她的手势,最后我终于听懂了,从钱包里将零钱掏出来,换给了中年妇女,她连忙表示感谢,还说这外国老太太太仁慈了。我很高兴能为她排忧解难。

时间过的太快了,马上就到站了,最后我向她告别,她告诉了她也是老师,而且和我是一所学校的语文老师,叫刘静,我有点吃惊。从那以后,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齐长珍:您觉得中国老师敬业爱生吗?具体的表现是什么?

 

Polly当然,中国老师非常敬业,热爱他们自己的学生,他们对学生要求也很严格,这本身就是一种最高尚的爱。他们不光爱自己的学生,而且经常通过多种形式的主题活动教育教会学生从小要有爱心,爱父母、爱老师、爱学校、并培养强烈的民族情感。去年张坤老师的“感恩”主题班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学生们非常感动,很多都留下了泪水,事后无论是在家还是在校有很大而转变,在我的课堂上也能感受到。

我想这与一个学校的校园文化是分不开的,我发现校长也很关心自己的员工,每当一个教师的工作、家庭或身体等方面遇到困难或疾病的时候,校领导总是第一时间了解情况,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

正如我们大家都知道的那样,爱是教育的前提,教育对于中国很重要,嗯,当然,教育对全世界都很重要。

 

Blair:但是我有一个建议:中国的教师,应该学会更多地赞美。因为学生就像荷叶上的露珠,虽晶莹透亮,但容易破碎。做为教师要关爱他们的成长,要有欣赏的眼光关注他们的每一点进步,用喜悦的心情去赞美他们的每一点成功。唯有赞美,才可以点燃学生心中的火把,使其扬起自信的风帆。中国的教师,在深爱学生的同时,有一点要向美国老师学习,就是要舍得赞美。说到底,赞美就是一种赏识教育,是一种感情投资,是催人奋发向上、积极进取的“爱”的教育。

我们应该爱每一个学生,对待学生如同自己。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对学生总是不停地鼓励:“Good Job You can do it!”(很棒!你能做到),在鼓励下,学生才会完成一个又一个自己本以为不能够完成的任务。其实我们很清楚每个学生水平能力之间的差异,但是我们老师并不能够以此为界限去认定一个人,而是应该从不同的角度去发现他们的优点,不断地鼓励大家去挑战超越自我。课后,老师也应该和学生打成一片,我曾经邀请过我的学生去我的公寓做饭吃,并且与学生一起出游。我觉得这样可以营造友好的氛围,而学生会更加轻松自在练习他们的口语,同时也是以一种不一样的方式去了解彼此。

 

 

 

齐长珍:美国的教师如何休年假?在年假中他们通常有什么样的计划?你对我校教师假期情况了解多少?能根据美国教师假期中有益的学习或生活方面给我们一些好的建议吗?

 

Polly像所有的美国人一样,美国的教师对于他们的假期往往都有很多规划。有的人热衷于旅游,有的人带全家去野外露营,有的人去异国或异地拜访亲友。实际上所有的美国家庭都有私家车,有的家庭还不止一辆,或者还有房车,所以在周末或者假期,外出旅游几乎成了所有所有美国家庭的必修课,实际上,每个美国家庭都喜欢旅游。但是,还是有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喜欢待在家里,在自家花园里享受读书的悠远和宁静,或者和家人共度的时光,或者和朋友相聚开一个大型或小型的情意盎然的party。那都可以使我们远离工作的劳累和压力,放松心情,感受生活的美好。

当然,很多时候待在家里很大的原因取决于汽油的价格和经济景气不景气。许多老师会利用假期时间进行深造,借此时机提高自己,得到更高的学位以取得更高的薪金。很多老师都会有一份第二职业,比如做家教,第二职业也可能完全不同于执教,比如写书。

由于美国和中国的社会文化迥然不同,所以我不能准确建议中国的老师如何更好的利用好假期时间。另外,年龄的不同,很大程度上也会影响不同人的不同喜好。我喜欢看电视,阅读,我已经72岁了。年轻的老师们可能会喜欢做运动,出门旅行,野餐,或者看一些演出等等。中国的教师情形应该也是这样吧?

 

 

杨培培:我校的历届毕业生一有机会就经常回母校探望老师, 师生感情非常融洽, 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在国外也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吗?针对美国老师做得更好的方面, 请给出一些更好的建议。

 

Polly:当学生们回来拜访老师的时候,我想世界各地的老师们都会在这个时刻觉得高兴和感动的。要知道在我们的心里,总有一个特殊的位置留给我们的学生。当学生们回来看望我们,向我们诉说他们的敬意,感激我们的时候,我们总觉得欣慰和感动。

我曾经在60年代教过5个年级。我教的第一个班里有四个学生的孩子找到了我。这些学生的孩子那时候都十岁了。我们一起在加利福尼亚的海滩边快乐的度过了一周的时光。学生们在和我分开将近50年的时候又能找到我,和我在一起,他们是那么高兴。他们都有着很棒的职业和美好的家庭。我真为他们感到激动和自豪。

当你看到长大了的学生的时候,可能你都不能一下子认出他们来,而当经过仔细的辨认之后,接踵而来的是和学生不断地拥抱、拥抱、拥抱和满怀喜悦的泪水。

 

 

杨培培:我校教师和家长有密切联系,你对此又没有些许了解?你认为这一点对教育孩子重要吗?举例说明。针对美国的家校联合,在这方面请给出我们一些更好的建议。

 

Polly:我并不清楚家长---学生---老师这样的联系。我只是遇见过很少的家长,他们都很友善。我曾经和家长还有学生一起吃过晚饭,那位家长后来写过一封很长的信来评价我的教学。我感到非常荣幸。而且我把这封信表了框,挂在我的家中时时提醒自己认真对待每一位学生。

在美国,有家长委员会或者援助者俱乐部。在这些机构里,家长和老师们可以互相帮助,使得学校向着尽可能好的方向发展。老师们会和家长们一起举办例会讨论关于学生的行为表现以及如何取得更好的成绩。每年那里都会有一个重回学校的项目,老师们会告诉家长们学校该学年将会需要什么样的公开课程。在这门公开课结束的时候,会展出学生的作品。所有的公开课都会在晚上授课,这样就方便了白天上班的家长能够下班后再来。也有许多俱乐部会在晚上到学校的教学楼里开会,一些家长会免费提供一些教育课程。

 

 

杨培培:中美家庭教育的方式有很多不同,比如,相对来说,美国孩子更加独立,更具创新思维,而中国孩子独立性相对较差,你觉得我们中国老师如何与家长实现家校合作使这种现象得以改善呢?

 

Polly:东西方文化不同。中国文化看重团队合作和团聚。美国文化看起来更看重独立性。我们老了之后不会和我们的孩子住在一起,我们也不希望和他们住在一起。但是在中国,有一种家庭和集体密不可分的生活被人们珍视。在美国我们有如此多的不同的民族,我们常常到处搬家。我很惊讶的发现,很多中国学生从上幼儿园开始认识的朋友能够互相陪伴着一同上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并且上完大学之后会返回他们的家乡,在家乡结婚生子并且一直生活下去。

我们美国的孩子,在他们成年之后会搬出家门并且到处搬家。我现在就在中国工作生活。实际上我曾经在阿拉斯加和内华达也执教过。我们属于一种迁移文化。但是我的儿子看起来愿意呆在他长大的城市,在那里成家立业。也或许,你们的孩子们将来会比现在更想到处搬迁。谁能知道呢。反正迁移文化和落叶归的习惯各有长处吧。

 

 

杨培培:美国也有家长委员会吗?我校有家长委员会,据您所知,两者有何不同?在我校的家长委员会中,教师是何角色,有何重要作用?

 

Polly:从小学到大学,每个学校都会有家长委员会。一些家长委员会很正式。也有一些很随意。这些组织有很多的冠名,比如PTA, PAS, 家长志愿者俱乐部,校友联盟。它们的作用都是让学校更安全,让学院更强大,让孩子们有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大部分的组织都会募集捐款来投资一些课程,比如野外郊游,电脑实验室扩建,图书馆和操场的建设,还有帮助经济有困难的学生。还有一些投资用来完善教室里建设,给孩子们提供阅读资料,或者用来举办聚会或庆祝会。

老师们和其他全体成员在这些协会里都是平等的。他们会给学院和所有的学校社团提供专业技术和专门的知识。

 

 

 

通过这次访谈,我们对于Polly对我们的赞许感到非常的荣幸。除了知识,最大的收获是心态更积极了,看问题有种乐观、向上的精神。 已经72岁的Lady,无论是和我们聊天还是在课堂上都时时保持着激情,其实这就是对于教育的一种执着,学生有了激情的参与,才有认知的渴望,才有表达的欲望,才有智慧的灵动,才会引发学生深深的感悟、独特的体验。正是她激情的教学,使我们有了对知识的渴求之情,对所教的学科有了更深的热爱。德国教育家第斯多惠说:“教学的艺术不在于传授的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鼓舞。”没有激情怎么唤醒沉睡的人,没有激情怎么能鼓舞人呢?只有激情才能产生激情。

在外教面前,我觉得自己的人格不时地受到了责问:我是否是名合格的教师?我是否爱着我的工作?我是否爱着我的学生们?教师是我的职业还是我的事业?这一系列的问题拷问着我的心。

不同的色彩构成了缤纷的世界,不同风格的外教给外国语增添了别样的精彩。“You and me are from one worldwe are family.”学生与外教有着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肤色,但彼此有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渴望交流,渴望相互学习,渴望共享快乐。我们的外教Blair说:“每天早晨我们会面临两种选择去度过未来的一天。那就是Positive attitude and negative attitude(积极的态度和消极的态度)。所以,我们每天都接受的动力是“I can do it You can do it We can do it”!我们做老师的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临淄外国语实验学校·lzwgyjwc@sina.com QQ: 416501058 页面执行时间:78.003毫秒

备案编号:37030502000068